公告 庆“六·一”宝鸡市优秀少儿美术作品展征稿通知
艺术创作
·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创作
挖野菜的女人们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20/4/28 15:14:17  点击:142

                                             文/闰土

 

早上, 看到一群女人,三三两两结伴去挖野菜,我也知道,今年疫情把人“宅”的太闷了,现在“疫”尽春来,山河无恙,她们也借着挖野菜,在外面散散心,晒晒太阳。


我也扛起锄头,去给家里的果树地锄草松土。


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春天的阳光是那样的明媚,那样的温暖可亲,那阳光普照着万物,普照着绿茵茵的麦田,那麦苗上的点点露珠,真好像珍珠一样,透明、亮丽,路边的小草也渐渐绿了起来,地里、场畔、塄边的小虫也出世了,那正在开放的迎春花,羞怯的,妩媚的,招来蜂蝶纷纷起舞。


 前两天的一场春雨,据说是人工降雨,不大不小地下了两天,给久旱的麦子灌了一次水,麦绿了,草绿了,花也更鲜艳了,朵朵摇曳的花,携带着或浓或淡的醉意。在春日里行走,呼吸着野外的新鲜空气,享受着特有的宁静和坦然。


这时看到村里那一群女人,嘻嘻哈哈地向我苹果树地旁边的那块地里走去,山南海北地吼着、开着玩笑,人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何况这四五个妇女,更是热闹了。


“听说这次疫情是个女人吃了蝙蝠传染的,我妈去年去世了,今年正月初二‘心灵’我都没去得成。”我听到拴虎媳妇骂骂咧咧的。


“啥她都能吃,整得全国人都不得安宁,我儿子和媳妇回来天数多了,先回不了单位。” 狗娃媳妇嘟囔着骂开了。


社社媳妇说道:“村子都封了,原来打的磨子,儿子、媳妇、女子、女婿一下添了五六口,没面吃了,也打不成磨子。”


说完又哈哈大笑,那苹果树里的野菜,她们一边挖着,聊着,又一个妇女说道:“把人在家里钻的,都快发霉了。真是一个老鼠害了一锅汤。”


我听着听着,偷偷笑了,这伙女人还真能说,再细细一想,她们话丑理端。


“快来,这儿勺勺菜、荠儿菜、美乎萍、大得很。” 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一群女人赶了过去,那是一块去年主人没犁到的地,我抬头一看,那不知是草还是菜,绿绿的一大片。


“翠娃她妈,你老汉一年四季在外打工,不在家里,这次回来,你好好把他照顾一下,让他好好爱爱你。” 说完一伙又哈哈大笑起来。被叫着翠娃妈的妇女,红着脸拾起一个土疙瘩打过去。


“剜那么多菜,你今天说蒸菜麦饭、明天蒸菜疙瘩,你得是‘拆饭’呢?” 翠娃他妈豪不示弱地说道。这些妇女又像的燕子一样叫着、笑着,你掀她一下,她拉你一把,嘻笑打闹,田野上传来久违的欢乐和笑声。


"他叔,他姨没在家里,你一人在家心慌不。”又是那个多嘴的社社媳妇看见我,调侃着。


"咋,心慌了,你还给他做伴儿去。"还没等我开腔,翠娃他妈报复地说到。


又是一阵狂笑,那笑声,惊走了树上的一对鸟儿,吓走了庄子旁一只小猫。


我心想,这伙妇女走在一起,咋就没有一句正经话?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拴虎媳妇说道,"现在大鱼大肉我都不爱吃,就爱吃野菜。走,快回,晚上给我孙子蒸菜麦饭、菜疙瘩呀,一说吃野菜,我哈喇子都流下来了。"


"我女子还让我多挖些,过几天回省城时带上。"她们的话题,永远都会引起热烈的响应。


一个多小时后,她们终于走了,周围似乎安静了许多,原来受到惊吓跑掉的鸟儿也回来了,我耳朵也清静了。


望着她们的背影,我小时候剜野菜情景,不断闪现在眼前。

 

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正是国家困难时期,俗称"瓜菜代"也填不饱肚子,母亲和祖母靠剜野菜过日子。


记得祖母说过,地里的野菜剜完了,就吃洋槐树叶子,吃榆树皮。特别是每年二三月,人们开活了,肚子特别饥饿,常常一顿赶不上一顿。


母亲常在收工后,在野地里、塄坎上拔些菜,洗净和上些稀糁子,一顿饭就算好了。


 一次,母亲拔了些野菜,急着回家,不小心从塄上跌倒下来,把脚扭了,五六天都上不了工。


经过一个没有什么吃食可以寻觅、因而显得更加饥饿的冬天,大地春回、万物复苏的日子重新来临了!田野里长满了各种野菜:雪蒿、马齿苋、灰灰菜、野葱……最好吃的是荠菜。母亲把它下在玉米糊糊里,再放上点盐花,真是无上的美味啊!


而陪伴母亲挖野菜时的那种坦然的心情,更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享受:提着篮子,迈着轻捷的步子,向广阔无垠的田野里奔去。嫩生生的荠菜,在微风中挥动它们绿色的手掌,招呼我,欢迎我。我再也不必担心有谁会拿着大棒子凶神恶煞似地追赶我,我甚至可以不时地抬头看看天上吱吱喳喳飞过去的小鸟,树上绽开的花儿和蓝天上白色的云朵。那时,我的心里便会不由地升起一个热切的愿望:巴不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像荠菜一样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


偶然,我去市里办事,看到在大菜场里有人工培植的荠菜出售。肥肥大大的,总有半尺来长,洗得干干净净,水灵灵的。一小扎,一小扎,码得整整齐齐地摆在菜摊子上,价钱也不贵。可我,总还是怀念那长在野地里的荠菜,就像怀念那些与自己共过患难的老朋友一样。


想着想着,突然一只兔子从我旁边跑过,打断了我的回忆,我想现在人们生活好了,吃野菜再也不是为了充饥,而是尝尝鲜,调剂调剂生活罢了。


看来,这些挖野菜的女人们说的对,现在物质富裕的年代,吃这些新鲜的野菜,比吃鸡鱼海鲜都香。

 

上条新闻:我县宣传文化系统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考察时重要讲话重要指 下条新闻:全县文化馆图书馆总分馆制创建工作推进会召开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工作动态 | 精彩视频 | 群文活动 | 非遗保护 | 文化交流 |艺术创作 | 联系我们
地址:扶风县城关镇文艺路10号 邮编:721000 电话:0917 5214438
网址:www.ffxwhg.com 邮箱:wenhuaguan5214438@163.com

陕公网安备 61032402000112号

 陕ICP备11008443号

技术支持:扶风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