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魅力达人秀 有梦你就来”扶风征集通知
艺术创作
·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创作
岁月里的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8/12/7 11:10:28  点击:715

                                              薛立兴


    不朽的是岁月,永恒的是时间。在漫长的人生经历中,人们的脑海深处总会或多或少留下一些印记。在我所经历岁月中留的印记最深刻的有以下几段故事,犹如大海中的波涛撞击着我的灵魂……
    故事之一:体制与饮食。我童年和少年时代如同众多父老乡亲一样糠菜半年粮。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关中一户农民家庭,那时刚解放不久,广大农村如同全国城乡一样“一穷二白”、百废待兴,农民群众在党政各级组织领导下,组建初级社、高级社,建立了崭新的人民公社集体所有制制度,人民群众高昂的政治热情和生产激情空前高涨,举国上下各条战线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热潮。广大农村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大炼钢铁;“超英赶美”,砸烂小灶、建立大灶,归大队吃集体大食堂好不热闹。当时,年幼无知的我和小伙伴们嘻嘻玩耍着,羡慕的观看本村哥哥姐姐放学排队回家时唱着《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社会主义好》的嘹亮歌曲。我们几个小顽童念念有词的喊着“书娃娃,端板凳,老鸦下树衔眼晴……”!随着岁月的转换、时间的流逝,我们也渐渐到了学龄阶段,和哥哥姐姐一样背起了母亲亲手做的小书包。那时,遭遇了罕见的三年自然灾害和苏联修正主义当局撒走援华专家逼债还款。从超大城市到中小城镇,从中央领导到普通百姓,生活都十分艰难,生活消费凭票证供应,实行集体生产所有制的广大农村村民更是苦不堪言。每一户农家都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粗主粮参半,糠菜半年粮。平时人们见面打招呼,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吃了么?吃的啥饭?”晚上见面打招呼:“喝汤了么?”以此为引子,人们编撰出了饭后茶余谝闲传的许多笑话。
    如今,广大城乡温饱问题早已解决,人们每天三顿饭肉奶蛋搭配,蔬菜水果成了调剂口味的常态饮食,由原来求温饱转化成讲保健、讲人体需要的营养型生活。穿衣戴帽由原来“红黄蓝黑”正统主色调为彰显个性的多色调。每个家庭老中小成员均是四季时装挂满衣柜,纯手工粗布衣裳早已“退伍”。我讲得是事实吗?文朋诗友和读者与我年纪相当的,都会有此感触并亲身验证过。
     故事之二:交通与出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村小和初中的经历。那时农村街道和公路全都是土路。每逢雪雨天,学生上学,成年人去跟集赶会,或去城镇看病购物,多半没有钱买雨鞋,穿的是农家人比喻的“泥梯”。就是把粗布鞋用细麻绳捆箍到两只小木橙上,初走时很不习惯,一摇三晃,手拄一根鞭杆或竹杆,艰难的行走。街道和村镇道路泥泞不堪,若用土肥上地,先用手推木轮车运肥,后又发展了胶轮马车和架子车。嗣后,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初中毕业参加工作,成了一名拖拉机驾驶员,到宝鸡拉氨水送化肥,去华亭、彬县拉运煤,那时出行的公路基本上都是砂石路,人们调侃路况说:“晴天能卧驴,雨天能养鱼”。“大坑像湖泊,小坑也像炒菜的锅”。随着时代变迁和社会发展,原先的砂石公路和土街道全部变成了柏油、水泥硬化公路和水泥硬化街道。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铁路、公路、高铁、城市地铁和航空事业突飞猛进发展,出行四通八达,陆海空十分便捷。就拿我们陕西来说,不仅有西宝,西临、西成、宝平、西康等高速公路,而且有通往大江南北和“丝绸之路”的海内外多条铁路、高铁、城市地铁和咸阳等大型国际机场,促进了陕西经济社会发展,便捷了人们外出。广大城乡居民出行由原来很普遍的自行车,如今多元化出行工具如摩托、各类农用车、电动车、三轮车、客运车、小汽车,城市居民户普遍有了各式各样的私家小车。广大农村小轿车也开进了寻常百姓家。
    故事之三: 憧憬与通讯。在我青少年时代,人们向往的幸福生活是:“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我的家乡位于信邑沟水库与太川沟水库交汇的东岸上,因有两座县级管理的抽水站,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抽水站父辈曾用柴油机发电抽水,农家唯一的电器是手电筒。到1963年秋季,县水电局为太川抽水站架线用电抽水,我们村“近水楼台先得月”,农户就搭上了“顺风船”拉上了电,彻底改变了农家人煤柴油或清油点灯照明的历史,实现了电灯到户、电话到村部。嗣后,我的家乡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时期,适龄青年结婚,女方所追求的“三转一响”,即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结婚前男方去女方家“下货”送的是的确凉、复尔锦嫁妆。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风俗也番新变化着,由送摩托、电视、洗衣机,到如今转化为“城里有房、家里有车、新房有平板大彩电和电脑”,嫁妆财礼不断攀高。真可谓时代在发展,风俗在变化。
    在我的记忆里,电子通讯发展最快,变化最大。在那激情燃烧的1976年8月,太川水站购买了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方圆三四公里的群众每天晚饭后都挤在抽水站的院庭里看图像不甚清晰的电视 。七十年代末我由召公农机管理站招考到县农机局工作,该局1982年申报有关部门批准购买了一台“日立”牌凸型18英寸彩电,干部职工喜出望外,有了工余的精神娱乐。我在1990年也为家里购买了一台16英寸的熊猫牌黑白电视机,树起很高的天线杆,我家成了左邻右舍老少最爱去的地方。再后近三十年我家又四次更换大尺寸、图像清晰、立体感强的彩色电视,使我们这些寻常百姓感到通讯科技日新月异、神奇变化。


    有一件最让我难以忘怀的事情,经常清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那是1998年秋季,我在人大办任职并兼任《陕农报》扶风记者站站长期间,为了联系工作方便,站里为我和老刘各配了一部PP机,机面屏布有呼叫显示功能,我俩就特感神奇欣喜。随后市面上有了砖块大的“大哥大”,多为老板们携带,更加惹人眼馋。到2001年,长子在部队用节省的津贴为我选购了一部南韩产的“三星”牌手机,可打电话,可发短信,父子俩再也不用鸿雁传书写信了,相互通话便捷多了。嗣后,我已换过几部手机,从2G、3G到4G、5G,智能手机层出不穷,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和思维方式。用一句时尚话来说:“一机在手,通话、视频、影视、新闻、交易付费全包揽”。
     故事之四:生活与住宅。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刺激着需求多样性的增长变化。我用自家住房的变化,诠释城乡居民住宅条件的变化。我出身农家,虽属公务员序列,但妻子原来也是农民。我虽工作在县城,每逢节假日和夏秋“两忙”收种季节,都需城乡往复,既要顾单位事业,又要顾家中父母、妻儿老小的生活。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到改革开放之后的今天,五次家中盖房,我都参与其中。进入新世纪之后,我国经济社会飞速发展,居民的往宅条件不断改善。我的两个儿子长大成人,相继参加工作,也到了婚龄岁数,必须在城市购房,他们才能具备结婚条件。从2003年至今,我家先后在县城和四川省成都市为我和妻子、两个儿子购买了三套住宅。圆了我家“安得大厦千万间,天下寒士尽欢颜”的住宅梦。两个儿子、儿媳婚姻美满,安居乐业。我家的住宅梦也是举国千万个家庭圆梦的缩影。(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陕西分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上条新闻:立足扶风 着眼扶风 讴歌扶风 宣传扶风 下条新闻:扶风籍青年作家刘省平旅行随笔集《西路行吟》出版发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工作动态 | 精彩视频 | 群文活动 | 非遗保护 | 文化交流 |艺术创作 | 联系我们
地址:扶风县城关镇文艺路10号 邮编:721000 电话:0917 5214438
网址:www.ffxwhg.com 邮箱:wenhuaguan5214438@163.com

陕公网安备 61032402000112号

 陕ICP备11008443号

技术支持:扶风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