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庆“六·一”宝鸡市优秀少儿美术作品展征稿通知
艺术创作
·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创作
【小品】默默流淌的小河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20/4/28 15:09:41  点击:242

默默流淌的小河

                                           

 编剧:吕松柏

剧中人物:

高贵平    43岁    税政征管股股长

张香香    42岁    高贵平之妻

何满贵    45岁    企业主        

【幕启:税政征管股办公室,门口挂有“税政征管股”字样的牌子。桌上有电脑。高贵平坐在桌前,聚精会神的工作。

【旁白: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故事里的主人公,名叫高贵平,他是FF县地税局税政征管股股长。高股长主管的工作,就是在具体贯彻落实税收优惠政策时,由他来调查审核,签字审批。因此,在一些人眼里,这可是个大权在握的“肥差”。每天找他的人,都能把门槛踏断。他只要大笔一挥,随便放谁一马,还愁得不到好处?现在,我们就讲一个有关他的故事……

(桌上的电话响,高贵平接电话)

高贵平 :喂,你好!哎呀,是你呀,啥?有喜事?等我下班回家再说。

啥?你已经来了?就在办公室门口……

【张香香兴冲冲地上。

张香香 :(关手机)我就怕你不让来,提前给你打个招呼,怎么?你这办公室是皇上的金銮殿?还不准老百姓进来?

高贵平  :这是办公的地方,不是说私房话的地方,没事请回吧。

张香香 :也不说让人坐坐,给人家倒杯水喝,一来就下逐客令了,怎么,平时对待群众就是这态度?

高贵平  :你是家属,又不是来办事的,没事请回吧。

张香香  :(撒娇的)我想你了,太想你了,顺便来看看,不行吗?

高贵平  :开啥玩笑,快回去吧,我还忙着哩!

张香香  :不用赶,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说完就走。

高贵平  :那你快说。(依然不停手的在电脑上工作)

张香香 :你连手都不停一下,只顾忙你的活,就没想听我说话么。

高贵平 :你快说呀,我正在洗耳恭听。

张香香 :告诉你个天大的喜事!

高贵平:  啥喜事?看把你高兴的。

张香香:  我找到工作啦!

高贵平:  啥?你找到工作了?

张香香 :咋?不相信?以前,还想着你在税务局工作,路子广,面子大,让你托人为我找工作,可你总是一推六二五,找了多少年,我还呆在家里。这回我自己找,不沾你的光,看看,我也找到工作啦!

高贵平:  你找到啥工作啦?

张香香:  在一家企业当会计,跟你一样,也坐办公室。

高贵平:  你不会算账,连算盘都不会打,还能当会计?

张香香:  不会?学一学不就会了?你的本事,还都不是学下的?

高贵平:  人家企业要的是刀下见菜的能干人,还能让你边学边干,谁招你这样的人当会计,谁脑子进水了!

张香香 :你知道这人是谁?人家可比你强多了。

高贵平:  他是谁?

张香香:  他是我中学时的一位老同学,多少年不见了,哎呀,变化真是太大了,我都几乎认不得他了。

高贵平:  是啊,光阴不催人自老啊,一晃咱们都四十出头了。

张香香:  咱都快半辈子了,也没弄出个啥眉儿眼儿,直到今天,咱家过的啥日子吗?紧紧巴巴,一塌糊涂,可你看我的那位老同学,这些年不见,人家大变样了,人家办企业,赚大钱,富了还没忘记老同学,他听说我闲在家里,想帮咱一把,要招我进他们企业工作,明天我就要上班去了!

高贵平 :上班?当会计?你当得了?我都替你担心!

张香香 :你别担心。人常说:“要得会,跟上师傅睡”,你是税务系统顶呱呱的业务尖子,被评为“十佳专管员”,我是你老婆,从今天起,我拜你为师,跟你学!名师出高徒,我就不信学不会?

高贵平:  我劝你就算了吧,趁早把这念头打消了吧,就你这状况,一年半载能学个眉儿眼儿?

张香香 :我就知道,你光会给人泼冷水。反正,这回不管你咋说,我都要出去工作哩,好不容易才碰到这么个机会,你可要多帮帮我呀!

高贵平:  我看你的工作态度就不端正,明明不具备当会计的能力,就要去企业上班,这是对工作不负责任的表现。我劝你趁早打消了这念头,好好在家孝敬老人,管好孩子,做好家务,这些活儿,就已经够你做的了。

张香香:  做这些活儿不挣钱,做得再好顶啥用?

高贵平 :那也不能去干你不会干的事儿,混工资,多难为情啊!

张香香:  不是给你说了吗,不会可以学嘛!

高贵平 :临时抱佛脚,学得会吗?不是那么一回事,别去了!

张香香:  告诉你,我偏要去!

高贵平:  (大声地)别去了!

张香香:  (忍不住哭起来)不让去?不让去?是不是?你为啥不让我去企业上班,你的心思我知道!

高贵平:  你知道什么?

张香香:  你是怕我去企业上班,给你招惹来闲话?怕人家说你与企业有来往,互相利用,以权谋私?怕对你有影响?是不是这样?你说说,是不是这样?让我呆在家里,就显得你廉洁了?贞节了?是不是这样?我问你,你管理着职工养老保险这项工作,可我至今连养老保险都没加入,连你这点光都沾不上…….

高贵平 :你不是企业职工,不具备条件。

张香香:  别人的家属也有不是企业职工的,可人家咋都能办了养老保险?人家是咋办的?办法其实很简单,人家找一家企业做个跳板,打个转身过渡一下就行了。就这么简单的手续,你都不给我办,怕树叶掉下来把你头打一下,曾经有家企业找上门来要在他们名下给我办养老保险,你都将人家推辞了,你看看,现在就剩我没办养老保险了,这就是你给我办的好事?这就是我跟上你沾的光?这次我为自己找到工作,你还是不让去,你到底是咋想的?

高贵平:  行啦,行啦,你别烦人了,回去吧,别去企业上班了。

张香香 :不去?不去行吗?咱家里,上有白发苍苍八十高龄的二老双亲,下有两个十多岁正在上学念书的孩子,你又抱病在身,常年大把大把的吃药,全家人就指望你挣的那一点点工资,那点钱,够开销吗?咱家急等着用钱,我不想办法挣些钱,咱这家还能维持吗?

高贵平:  我说了,前途是光明的,困难是暂时的。

张香香 :你说的比唱的好听,你看看,咱们这个家,还像个家吗?这些年,大家都富了,看看别人家的家具摆设,一家比一家好,可咱们家有什么?别说装修了,就连一件像样的家具摆设都没有,我的许多姐妹想到咱家来,我都挡住没敢让她们进来,你又不让我向领导反映情况,我憋在心里好受吗?

高贵平 :(轻轻一笑)哎——别那么悲观,前途是光明的,困难是暂 时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香香 :那得等到猴年马月?我自从跟了你,享过一天福吗?过过一天好日子吗?

高贵平:  香香,你别说了,你跟上我是吃苦了,扪心自问,我确实对不起你……

【一阵心绞痛袭来,高贵平用手捂住胸口)

【张香香连忙上前扶住,熟练地在丈夫身上掏药、倒水)

张香香:  哎呀,不好,心脏病又犯了,赶紧吃药。

高贵平:  别怕,别怕,一会儿就过去了,药一吃就好了。

张香香 :看你,脸色蜡黄,满头大汗的,真怕人。走,咱给你看病去。

高贵平 :正在上班,看什么病,坚持坚持,下班了再看……

张香香 :不,咱现在就去,我去给领导说说,请个假,去医院检查检查,你这样子,我心里害怕。

高贵平 :不要紧,不要紧,你快回去吧。

张香香:  贵平,咱家的负担太重,拖累太沉,你的压力太大了,你这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呀!我还是想办法出去挣些钱,减轻你的负担,你就答应我吧,让我去企业上班吧。

高贵平:  看你,怎么又说这话?还有完没完?

张香香:  你又生气了?咱这不是正在商量吗?

高贵平:  没有商量的余地!

【何满贵上。

何满贵:  (看着门口的牌子,)税、政、征、管、股。嗨嗨!税政征管股。这回,借着老同学的面子,估计问题不大了吧?先让我进去看看再说。(进门)高股长——

张香香 :老同学,你来了!

何满贵:(向张香香)老同学,今天真是太巧了,你也在这儿!

张香香:  (向高)贵平,我说的就是这位何老板。

高贵平 :前些天他来过,我们已经认识了。

张香香 :就是他让我去他那儿上班。

何满贵:这没什么,应该的,应该的。

高贵平:  感谢何老板的美意,只是香香最近还有事,不能来,请何老板谅解。

何满贵 :高股长,我们企业正需要几个人,弟妹如果能来,就尽量让她来吧……

高贵平:  以后再说吧,咱们先谈工作,何老板,你今天来——

何满贵 :噢,我今天来,还是前几天说的那事,想求你为我们企业办理减免税款的事儿。

高贵平:  你是说你们企业招收安置残疾人就业的事吗?

何满贵 :对对对,正是为这事……我们企业安置残疾人,按政策应当享受税收优惠,我就是为这事来的,想让你给办理一下。

高贵平 :前天我去你们企业调查……

何满贵 :说起来真不巧,前天我不知道你要来,我不在家,下面的人可能慢待了你吧,今天由我来做东,给你补赔!

高贵平 :看你说到哪里去了,你们企业的员工个个都是好样儿的,反映的情况很真实。你们招收的残疾人数额不够,还达不到享受减免税收优惠政策,所以不能给你们办理。

何满贵 :就差那么几个人了么,求你给通融通融,给咱办理了吧。

高贵平:  这怎么行呀?这不行!差一个也不行!更何况你们还差好几多个人呢,不能给你们办理,回去吧,等你们什么时候按照  

数额安置够了残疾人,再来按照政策规定办理吧。

何满贵 :高股长,你不知道吧,把你爱人安置到我们企业,她在家也是闲着,她来我们企业上班,报酬从优。

高贵平:  她又不是残疾人,你们安置她干什么?

何满贵 :据我所知,眼下你们家急需用钱,她来上班,多少能给家里添补些,咱们双方都有利,你看行不行?

高贵平 :谢谢你的好意…….

何满贵 :你同意了?好,咱们就这样说定了!

高贵平 :谁说我同意了?我是说谢谢你的好意!

何满贵 :你不同意?

高贵平 :是的,我不能同意!

何满贵 (偷偷示意张香香,让她为自己帮腔)

【香香会意,试探地)

张香香 :贵平,何老板也是一片好心,你就抬抬胳膊,放他一马,先给他们办理了,等以后有机会再招收几个残疾人进厂不就行了,不看僧面看佛面,何老板是我的老同学,再说了……

高贵平 :再说什么了?再说他还安排你进企业上班?

张香香 :是啊,这是何老板亲口说的。

何满贵  :决不食言,决不食言!明天你就来上班。

高贵平 :何老板,香香去你们企业上班不合适,她不能去,你请回吧,等你们按政策规定的数额招收安置残疾人以后,我再去调查审核,情况属实后就立即给你们办理,落实税收优惠政策。

何满贵 :哎呀,高股长,你看你这人,咋这样固执的,你就不能灵活灵活,方便方便?

高贵平 :这是政策规定,怎么能由我随便灵活?那还不乱套了?

张香香 :贵平,你、你这是干什么呀?

高贵平 :我在执行党的税收政策!

何满贵 :你难道就不给你的妻子一点面子?你对得起她吗?

高贵平:  我是共产党员,我更要对得起党!

何满贵:  算了,我算是服了你啦,今天咱们先不谈减免税的事儿了,咱们有缘见面,也算是交了一位朋友,我看你体质较差,如果有毛病,要及时诊断治疗,知道你手头不方便,给,这卡上有些钱,你先去西安看看病去,别的话等你回来了咱们再说,好不好?

高贵平:  何老板,老何哥。谢谢你的好意,按说,我家确实急需钱,我也想能够得到一大笔钱来补贴家用。可我不能收你的钱,你的心意,我领了,我感激你,感谢你,你请回吧,我等候你如数安置好残疾人的好消息!到那时,不用你说,我一定登门为你们企业办理减免收税的优惠手续,你请回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何满贵 :哎呀,老同学,你看看,你丈夫这人,怎么说呀…….

张香香 :老同学,你不知道,他这人,就这个犟脾气!

何满贵 :你还别说,大概就因为他是这么个犟脾气,组织上才让他干这个工作,把守这个岗位的吧?

张香香 :这谁知道呢?反正,他不会为人,就会得罪人。

何满贵:  谁说的,我早就打听过,大家说起他,齐翘大拇指!

高贵平:  何老板,没事请回吧!

【何满贵欲罢不能地转身,下。

张香香  何老板,你别介意,再见!

【张香香将头靠在高贵平的肩上,二人造型)

响起画外音——

【旁白:2010年元月六日,年仅43岁的高贵平同志不幸去世了,在安葬他的时候,领导和同志发现,高贵平的家很穷很穷,穷的家徒四壁,目不忍睹,许多同事当场淌眼泪,可他从没有向组织上伸过手,诉过苦,请求过照顾。不错,他所从事的岗位,只要他想来钱,就很容易能捞到钱,他家里更是需要钱,可他,就是这样甘守清贫,坚守着自己心灵上的一方净土。他就像绕县城流淌的那条七星河一样,默默的流淌,没有波浪,没有声响,但是却不歇不停,清澈见底,清澈见底……


 

上条新闻:我县热烈欢迎援鄂护士李盼凯旋归来 下条新闻:我县宣传文化系统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考察时重要讲话重要指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工作动态 | 精彩视频 | 群文活动 | 非遗保护 | 文化交流 |艺术创作 | 联系我们
地址:扶风县城关镇文艺路10号 邮编:721000 电话:0917 5214438
网址:www.ffxwhg.com 邮箱:wenhuaguan5214438@163.com

陕公网安备 61032402000112号

 陕ICP备11008443号

技术支持:扶风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