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庆“六·一”宝鸡市优秀少儿美术作品展征稿通知
艺术创作
·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创作
难忘的回忆 无尽的怀念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20/3/13 11:30:35  点击:267

文/田志祥

        惊悉汪润林老师逝世,心里猛然一惊,既而无限悲痛,与汪老师相识交往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出现在我的眼前。
        出生在农村的我,从小热爱文学,从72年起,就开始学习文学创作,作为业余作者,经常参加县文化馆举办的文学创作培训班,那时候,文化馆的老师有赵一轩,王济安、徐小昆、王金印、罗西章等老师,一起参加培训班学习的都是来自全县的业余作者,有午井的王润林老师,有杏林的李宪英、刘治杰、五泉的曹民生、晁留的杨润杰(闰土)、揉谷的赵麦岐等等。四十几年了,有些都记不起了。那时候,因为汪老师比我们年长,又是教师,再加上为人热情和蔼,健谈能写,我们都很尊重他,写的东西常拿给他看,他也乐于指点,谈看法、提意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74年秋,在文化馆举办的培训会上,我编写了革命故事《老两口批林记》,期间,汪老师给了我不少帮助,故事写成后,被县文化馆发表,当时还在上黄甫初中的罗宁(现著名画家、西府名人)在当时的黄甫公社每个大队讲了这个故事,颇受好评。
        那个时候,县上每年都要举办文艺汇演,我所在的黄甫公社每年的演出任务都落在了原峪大队宣传队身上,每年的演出剧本由我创作。还记得,那一年,我编写的剧本是《两张图纸》,在县礼堂(现文化馆所在地)举行了演出,当时,拉板胡的是张新怀(现陕西乃至全国著名板胡演奏家),宝鸡市艺术馆张宁老师观看了演出,对本子很赞赏,也提了一些修改意见,因为选的几个剧本要上市演出,需要做修改,于是县文化馆举办了戏剧创作培训会,参加的业余作者有汪老师、张炳华等,他们都是老师,特别是汪老师,他在午井高中教语文,帮我完善情节,改对白、改唱词,有时晚上十二点了,还和我不睡觉的修改,毫无怨言,乐此不疲。这以后,我记得和赵麦岐、杨润杰等人还去过市上参加过戏剧、曲艺创作培训会,如今想起来,依旧激动,不胜唏嘘,难以忘怀。
        75年,市上举办革命故事调演,我编写的革命故事《斩黑手》由文化馆罗西章老师带队,五七学校学生余越江讲演,参加了市上故事调演,会上,省上费秉勋老师、岐山李凤杰老师现场做了革命故事创作辅导,市文化馆对全市文艺创作做了安排,回到县上后,文化馆召开业余作者座谈会,作了传达。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农村青年,业余作者,开会期间,工分由大队开,而汪老师是教师,有学生,要上课,走不开,于是,文化馆老师让我去午井高中给汪老师传达会议精神和创作安排。于是,我骑着自行车去了午井高中,县上距离午井20多公里,坡坡多,路是慢上儿,人生地不熟,边走边问,等到了学校,已经11点了。一问,他正在上课,等到下课,打了个招呼,给我倒了杯水,他又急匆匆上课去了。吃午饭了,他去学校食堂给我买了一大碗高粱粥。一个大馒头,一碟咸菜。饭后,我向他传达了市会议精神和创作安排,虽然只有他和我,但是他听得很认真,一边听,一边做笔记。任务完成后,我拿出我的革命故事《斩黑手》请他提意见,他认真地看了两遍,连连说,写的不错,之后,时而思索,时而动笔,改了几个句子,换了几个词语,我细细一读,佩服至极。那时那景,时隔几十年,都是历历在目,清晰如昨。
        79年,我参加了教育工作,随之,上师范,上大学,几年奔波,固定在了学校,,和学生朝夕相处,和课本作业为伴,闲余时间,撰写了几十篇教育论文,评定了高级教师职称,忙于教学,加之生计所迫,写文学作品少了,但是,对汪老师的大部分作品还是拜读过,受益匪浅。
        87年,宝鸡市图书馆进行“我与图书馆征文大赛”,我写了一篇散文“《读书的回忆》,初稿写出后,我去文化馆找汪老师帮忙看看,那时他住在现在的博物馆后面东北角,已经是在省市有一定名气的作家了。他见到我很高兴,又倒水又发烟,热情一如既往,没有一点架子,在看了我的征文后,立即拿起笔做了修改,后来,宝鸡市图书馆征文大赛揭晓,我的这篇征文获得三等奖,吕松柏老师的(心中的牧场)获得一等奖。得知消息,他打电话表示祝贺。
        九十年代,有一次我在外地,汪老师电话告诉我县上成立作家协会,要我参加。得知我不在,他就替我签了表。我回家后,去他办公室,长谈了一个下午。我很感激他,没有忘记我这个文友。在他的鼓励下,我又拿起笔,写了数十篇快板、诗朗诵、小品、小戏、古体诗,散文等文学作品。
        汪老师退休后,特别是我退休后,与汪老师的交往与日俱增。我们都住在县老区,相距几步路,闲暇时,常坐在原扶风高中十字闲聊,谈的最多的是文学。谈文坛轶事,谈他的作品,谈他的创作计划,我觉得,只要一谈起创作,他就眉飞色舞,信心百倍,干劲十足。2018年,有一次和我闲谈,说他晚年有两个遗憾,一是创作的剧本《貂蝉与关羽》虽然在省上获得了文艺汇演大奖,他认为只要努力,这部戏可以进京演出。但是由于一些原因,这部戏未能推到全国,无独有偶,后来山西也排演了一部《关羽与貂蝉》,一炮打响,进京演出,大获成功,他通过朋友看了这个剧本,和他的《貂蝉与关羽》极其相似。二是他的长篇小说《周原风》以及后来据此改编重写的《红腰带》,在得到大奖后,他一心想改编成电视剧,加之几家影视公司相继上门洽谈改编拍摄电视剧事项,但是阴差阳错,都未能如愿,最后,他和宝鸡一些作者合作,写出了电视剧提纲,但看来有生之年是无法完成了。
        人生苦短,天不假年,如今,汪老师走了,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离开了笔耕不辍的文坛,离开了爱戴他的学生、文友和成千上万的粉丝。
        音容宛在,文墨飘香,阴阳相隔,长痛不已。
        汪老师,我们怀念你!愿你一路走好!

 

上条新闻:汪老师 我们怀念你 下条新闻:纪念汪润琳先生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工作动态 | 精彩视频 | 群文活动 | 非遗保护 | 文化交流 |艺术创作 | 联系我们
地址:扶风县城关镇文艺路10号 邮编:721000 电话:0917 5214438
网址:www.ffxwhg.com 邮箱:wenhuaguan5214438@163.com

陕公网安备 61032402000112号

 陕ICP备11008443号

技术支持:扶风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