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庆“六·一”宝鸡市优秀少儿美术作品展征稿通知
艺术创作
·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创作
槐花情愫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9/12/19 11:33:10  点击:1253

文/杨进云

    一到春天,杏花桃花的落英还在风中飞舞,贤士沟里的槐花就开了。贤土沟离村子很近,槐树都沿着起伏的沟坎就势生长,大小不一,花却开的繁盛。一底儿的雪白,粉嘟嘟,嫩生生的,空气里馥郁的槐花香味,随着轻风的荡漾,溢满沟壑。

    这时最忙碌的是蜜蜂,在花间转出转进,环绕舞蹈,嗡嗡嘤嘤的乐曲,和着天籁的声音,让整个春天,都充满了明媚的快乐。我们小孩子也忙,提着笼,扛着一根带着铁钩的长竹竿,向槐花最繁最盛的地方奔去。捋槐花,是小孩子最乐意做的事情,乡间生活简朴,能有一样又好玩,又能收获美食的事情做,当然高兴了。
    大家在沟里到处乱窜,坡坡坎坎,树影草丛,倒处都撒下了我们快乐的笑声。老人说,槐树不怕折,越折越旺盛。我们就用铁钩钩取树枝上的繁花,一把一把地把雪白的槐花捋到笼子里。有的小朋友随手捋一把槐花,就放在嘴里咀嚼起来。槐花生吃,脆、嫩、甜!那感觉,做了神仙似的。现在的小孩子肯定不敢生吃,但我们那时却习以为常,常吃。槐花生吃,最好吃的是刚刚盛开的花朵,如果吃还没吐花瓣,半包的,就只能嚼出一嘴草腥味儿,不甜。而开太过的花,已失了新鲜的白色,色泽暗淡,吃起来就如吃败絮,味道就差了许多。
    捋到笼子里的槐花,是要拿回家蒸槐花饭的。这种槐花,以含苞半开的为佳,拌上面粉,松散好吃,甜味儿也在经了蒸气的高温,一丝丝一丝地就渗出来了。再次是刚刚盛开的槐花,清香四溢,虽然蒸成的槐花饭,吃起来也不错,但因为拌上面粉,容易成团,成了一疙瘩一疙瘩的团块,吃起来就费劲。而开败的槐花,则直接弃之不用。
    贤士沟里的路都是弯弯曲曲的小道,花草披覆,也有荆棘,但我们都习惯了在这种路上跑,一上午上上下下要跑几个来回。等额角见汗,笼子也装满了沉甸甸的槐花,就在草丛里找一些五颜六色的花儿插在上面,把笼子装扮成一个美丽的大花篮,然后满意地呼朋引伴,该回家了。上到沟沿上再向下看,沟里的槐花却并没有一丝儿减少迹像,还是一团接一团雪白的团锦,随着春天温和的清风,散漫地动着,好像在跟我们打招呼:“小朋友,明天再来呀!”
    母亲蒸出的槐花饭,在那时的我看来,就是至美的珍馐!常常热气蒸腾,还没起锅,我就在锅旁眼巴巴地等着,母亲嫌拌她的脚,一边嗔怪着我的猴急,却先盛出一碗,笑吟吟地递给我。我也总是很有经验地站在小凳子上,从案板上的辣子罐罐里舀上大一勺红艳艳的辣椒油,把槐花饭拌成一碗诱人的红色,看着都让人垂涎!
    槐花饭,是我记忆里儿时最重要的味道,一想起那鲜辣清甜的滋味,齿颊之间就自然而然地生起了那种遥远的槐花香味。这时,我常常临窗而坐,一动不动,细细品味!
    许年多过去了,村旁贤士沟里的槐花年年还开,我却无法再回到童年,提个笼子,蹦蹦跳跳地去捋槐花了。每年春天,也常会在街边看到有乡村里慈祥的老奶奶,守着一笼白生生的槐花叫卖,抓一把闻闻,却嗅不到那深藏在记忆深处的熟悉味道。有时,也有热情的朋友,会转送一袋槐花给我,妻子拿去蒸了,槐花却可能是因为经了转转传送,失了最初的新鲜,吃起来味道也并不好。
    有时我想,也许,是我的味觉,经了长长岁月的搅扰,被各种食物搅混乱了。槐花,可能还是花香如故,只是时境移人,我们变化了罢!

 

上条新闻:马亚峰社火脸谱民间典故《黑白无常》 下条新闻:扶风县秦腔现代戏《喜铃》正式演出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工作动态 | 精彩视频 | 群文活动 | 非遗保护 | 文化交流 |艺术创作 | 联系我们
地址:扶风县城关镇文艺路10号 邮编:721000 电话:0917 5214438
网址:www.ffxwhg.com 邮箱:wenhuaguan5214438@163.com

陕公网安备 61032402000112号

 陕ICP备11008443号

技术支持:扶风百姓网